首页 资讯 商城 书画人物 学术知识 艺术人生 鉴赏收藏 在线展览 艺术市场 书画机构 关于我们
展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鉴赏收藏 >> 鉴赏知识 >> 唐代画家韩幹及其《牧马图》《照夜白》

唐代画家韩幹及其《牧马图》《照夜白》

2021/2/27 14:03:06 | 作者:张蔷 | 来源: 系统管理员

马,中国古代绘画中最早出现的且高频率的几种动物形象之一。汉代画像砖及墓室壁画上的马,形体夸张,奔腾的动势大。魏晋的马常用红土色勾线,装饰墓室,既有线条的韵律感,又兼有色彩美,朴拙而古雅。不过这些早期画马杰作都出于无名氏之手。隋朝的展子虔、郑法士是画马名家,郑的画作没有流传到今天,展的马作不少,如《挟弹游骑图》《十马图》等,但今天也无从可见。我们只能从传为他的《游春图》里看到几匹马的形象,《游春图》原是一幅写湖光山色的山水画,游人和马匹不过作为点景,又因为原作幅面不大,所以一般读者很难从印刷品上看清楚马的神态,只有一个大体的形,难于欣赏。从画迹上说,真正流传到今天的画马杰作当推韩幹的《牧马图》和《照夜白》为早。唐代的马画名家很多,除韩幹外,还有他的老师曹霸,以及韦无忝、陈闳、裴宽、韦偃等等。但他们的作品今天大都无法见到。

展子虔《游春图》

关于韩幹的身世,史籍记载不多,只知道他在唐玄宗天宝年间(742-756)在内廷供奉,做过太府寺丞,他的主要创作活动也在这个时期。关于他的籍贯说法也不一。晚唐《历代名画记》作者张彦远说他是大梁(今河南开封)人,宋《宣和画谱》说他是长安人,还有的说他是蓝田人。众说纷纭,尚无定论。唐段成式《酉阳杂俎》记载,韩幹少年时代当过酒家的伙计,时常为店主送酒至老主顾家。一次,他去王维家收酒账,凑巧王维不在家,他一边等候,一边在地上随意勾划,以排遣时光。不一会儿,王维回来,一见他画的人像和鞍马,非常惊奇,大加赞赏,这位大诗人兼画家慷慨解囊,允诺每年资助韩幹一笔钱,让他专心学画,经过十几个寒暑的苦练,韩幹终于成为精于人物,尤擅鞍马的大画家。骤然一听,韩幹从一个酒店伙计变为一名画家,有点偶然,没有王维这个“伯乐”,韩幹也许不可能在绘画上取得如此的成就,但从另一方面说,没有韩幹对绘画的嗜好、没有后来十几年的努力,也不会能如此享誉画坛。

韩幹《牧马图》

韩幹一生究竟画过多少幅马,已无从稽考。《宣和画谱》记载宋徽宗内府所藏韩幹的画马之作竟多至五十余件,可以想见,他创作的马图应当远不止于此数。后又几经改朝换代,书画损失不计其数,今天尚能见到、又被公认为韩幹的画马只有两幅:一为《牧马图》,在台湾;一为《照夜白》,在美国。照夜白和玉花驰等都是唐玄宗御厩中的名马,《照夜白》画面上只画了照夜白一匹马,嘴里横着黄金勒,缰绳拴在木桩上,照夜白仰首长鸣,四蹄蹬踏,似欲挣脱僵绳,不甘受人羁勒,的确画得相当传神,不愧为一匹名马。这很可能是韩幹直接写生得来的,有一个小故事可以佐证。还在韩幹不很有名的时候,陈闳已深得唐玄宗李隆基的青睐,有一回,玄宗要韩幹拜陈闳为师,韩不从,玄宗诘问他为什么不随陈闳学画马?韩幹回答道:“臣自有师,今陛下内厩马,皆臣之师也。”“师造化”是中国古代绘画思想很重要的一个观点,韩幹画马的成就正是这一观点形象化的体现。

韩幹《照夜白》

《照夜白》写的是马的大动势。《牧马图》则不然,画中一匹深色的马和一匹白色的骏马并辔而行,踏着轻快的细步,自有一种安闲、平和的情趣。一马官骑在白马背上,右手牵着深色马的缰绳。深色马的形体结构,十分严谨、精确,尻部和下腹的弧形线条很有表现力,体积感强,腿部有弹性的线条出色地给人以强健的肌肉感,而四蹄的勾线尤见功力,纤而不弱,柔中含刚。从构图上看,深色的马也很突出、鲜明,它处于画面的主要部位,原肥体壮,滚瓜溜油神骏出众。毛色深枣红的(接近褐色),无一杂毛,嘴部与四蹄均呈白色,黑白比照,更见精神。马鞍也很讲究,图案是唐代流行的“番莲”纹样的异体,用色古朴,与马的深枣红毛色相配,显得分外和谐、舒适。

尽管这是一幅马图,人物不是主要的描绘对象,但《牧马图》中的马官神态也相当生动,脸部五官、髯须的细描笔法、衣纹处理都能见出画家人物画的水平。另外,画面左上角“韩幹真迹”四字为宋徽宗赵佶所题,他的字人称“瘦金体”,寓其笔道细而遒劲之意。所署“丁亥”,即1107年,离赵被俘还有二十年。最下边的花押,也是赵佶常用的,据信为“天下一人”。

杜甫可能是第一个评论韩幹画马艺术的人,他在《丹青引》中赞誉曹霸画马“期许九重真龙出,一洗万古凡马空”后,笔锋一转,谈到曹霸的学生韩幹:“弟子韩幹早入室,亦能画马穷殊相。幹惟画肉不画骨,忍使骅骝气凋丧。”对后两句,却产生了许多不同的看法,有的认为杜甫批评得对,韩幹画马肉多气乏。有的对杜说不以为然,为韩幹辩护,晚唐张彦远就很不服气,说:“杜甫岂知画者,徒以幹马肥大,遂有画肉之消。”(《历代名画记》卷九)他接着论述韩幹画壮马是有缘故的,当年玄宗非常喜好“大马”,天下统一,西域与大宛又年年来献骏马,御厩里养的马竟多达四十万匹,因没有征战,马都养肥了。玄宗命韩幹“悉图其骏”。另外,“歧、薛、宁、申王厩中皆有善马,斡并图之”。因此张彦远盛赞韩幹画马“古今独步”。


成书晚于《历代名画记》一百五十余年的《宣和画谱》对韩幹画马誉为“自成一家之妙”,同时对杜诗提出新解,从画马历史演进的角度入手分析,《宣和画谱》的作者认为曹霸以前的一些画马名家都摹仿展子虔、郑法士“多见筋骨”的风格,自“开元后天下无事,外域名马重译累至,内厩…….幹之所师者,盖进乎此,所谓‘幹惟画肉不画骨’者,正以脱落展、郑之外,自成一家之妙也”,充分肯定了韩幹能以真马为师、跳出旧传统的创新风格。近现代一些中国古代绘画研究者们的争论皆发端于此,双方均多无新发见,黄均先生最近著文:“我却同意一种新的解释,即认为杜甫是称赞韩幹不因袭旧传统把马画得瘦骨嶙峋,已经是创造性地画肉,诗中‘忍使’是‘岂忍使’的减字反问句法,也就是说:‘韩幹着重画出马的肌肉,岂忍使得骏马的神气凋丧呢?’”(《美术家》1983年第3期)


关于韩醉画马,历代都有很多传说,这里讲讲“鬼求焚画”的故事:一天晚上,有个穿红衣、戴黑帽的人来敲韩幹的门,央告韩:“我鬼使也,闻君善图良马,欲赐一匹。”韩幹一口允承,当场为鬼使画了一匹骏马并焚毁掉。过了几日,鬼使骑了韩幹为他画的马来,送给韩上百匹细绢作为酬谢。还有一个“留马渡江”的传说,也非常有趣。是说宋仁宗嘉祐年间,有一使者渡采石牛渚矶赴江南,忽然狂风大作,无法渡江,于是,使者到附近的中元水府祠作祈祷,求神保佑。当夜做梦,见神对他讲,如果把马留下,方可相助。使者醒来,立刻将随身携带的一幅韩幹画的马献出,果然,江面风平浪静,使者得以渡江。这两则小故事讲韩幹画马感神以致如此,当然不会是实事,但这也是从另一方面反映了韩幹精湛的艺术造诣。

编辑:荷清

扫一扫,手机上也能看!
免责声明: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团队风采   |   广告服务   |   专业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方式   |   在线投稿

Copyright 2014-2019,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电子邮箱:2015494953@qq.com     技术支持:小波软件      晋ICP备140032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