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商城 书画人物 学术知识 艺术人生 鉴赏收藏 在线展览 艺术市场 书画机构 关于我们
展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艺术人生 >> 名家轶事 >> 徐渭:最富传奇色彩的“绍兴师爷”

徐渭:最富传奇色彩的“绍兴师爷”

2020/8/9 20:49:52 | 作者:喻军 | 来源: 美术报

绍兴人文之盛当属江左之冠。六朝时,晋迁江左,中原衣冠咸萃于越。后宋室南渡,生齿日增,经济文化得以大跨步发展。余每去绍兴,缘景会情,总是流连忘返。特别是几度访谒青藤书屋,除熟知徐渭是书画戏剧大师外,还了解到他是明朝历史上最富传奇色彩的师爷。当年,他受聘闽浙总督胡宗宪幕府,出计擒拿海盗徐海、诱杀王直,对肩负“抗倭”重任的胡宗宪多有辅佐,被誉为“绍兴第一名幕”。后去绍兴师爷馆参观,见馆内展示的十几位明清师爷,明朝仅列徐渭一人,可见地位之突出。

“师爷”又称“幕客”“幕宾”等,乃官府主要行政长官私人聘请的“佐治”人物,属雇佣关系。师爷虽无官衔,亦游离于体制外,但拿今天的话讲,实为幕主的心腹、智囊、左右手或私人助理之类的人物。又因专业不同,分为“刑名、钱谷、书启”三大类。当年许多台面上的重大决策、人命官司背后的生杀予夺、官员荣辱进退间的利弊权衡……都离不开师爷们的智谋和韬略。

就拿画家、名师爷徐渭做例子吧,他在胡宗宪幕中数年,但凡平息谤议、钦赏封先、贺奏祭祀的文启,皆由其代拟。写《徐文长传》的明“公安派”散文大家袁宏道曾言:“公(胡宗宪)以是益重之,一切疏记皆出其(徐渭)手。”那么拢共写了多少呢?徐渭自己有个数:“予从少保胡公典文章,凡五载,记文可百篇。”特别是一篇代胡宗宪呈拟的《代初进白牝鹿表》,令嘉靖皇帝龙颜大悦,也使胡宗宪面子有光,故虽贵为封疆大吏,对一介布衣的徐渭一直另眼相待,倍加眷顾。其实胡宗宪手下名士众多,不光徐渭一人写“白鹿表”,但徐渭才高过人,文章脱颖而出,才被胡宗宪呈递嘉靖,足证其“明朝三大才子”之一的遐名,绝非浪得。

meishubao/2020080920104629933.jpg

【明】佚名 徐渭像 纸本设色 40.4cm×25.7cm

说到师爷的源流,可远脉周王之官,即“幕人”。据《周礼注疏》记载:“王出宫,则幕人以帷与幕等送至场所”;或为出征的将帅干些张幕设案的细碎活儿。在思想文化方面,由于官学向私学转化,伴随着“士”的阶层出现,战国诸侯、卿大夫争相“养士”。如齐国在稷门之下,招徕各国学士,达千人之多。还比如著名的孟尝君、平原君、信陵君、春申君等,都热衷网罗天下英才。孔子、孟子、墨子等,都曾领着门徒,“传食于诸侯”之间。汉魏、两晋、南北朝直至明代,延请宾客和名士以充实幕府,已属较为普遍的做法。

那为何幕主们都心甘情愿自掏腰包来养士呢?这就应了那句话:凡存在的必有其合理性。试再举徐渭一例:目前占地478平米、建筑面积106平米的绍兴青藤书屋,仅为徐渭家原来的书房而已,原址应大出几倍。但很多人不了解,这房子是当年胡宗宪特意为徐渭买下的,包括他还为边做师爷边参加“高考”的徐渭专门向考官打过“招呼”。在个人生活上,也给予充分关怀,那就是曾为其张罗择妻。还有一事,可看出胡宗宪对古怪乖张的徐渭有相当大的“容忍度”:某日胡宗宪正在召开重要军事会议,在场者包括俞大猷、卢镗等高级将领。徐渭突然不请自入,胡宗宪还以为这位徐大师爷有什么要事要禀告,不曾想徐大师爷像梦游似地绕场一周,便扬长而去。在座者莫不惊诧,因为这在别人是“拉出去砍了”的罪,胡宗宪非但不发怒,反而抬抬手就算过去了。不言而喻,胡宗宪为徐渭所做的这一切,可能有其发善心和宽容的一面,但无可置疑的是,一切都是为了徐渭的“才”。

师爷作为一门行业,直至清朝才达到它的全盛状态,故有“无幕不成衙”“无幕难为官”一说。清朝版图上,共有1500多个州县,其中绝大部分皆聘请师爷。每一州县的师爷少则数人,多则十数人,倘再加上总督、巡抚、布政司、按察司、知府等衙门中的师爷,数目十分可观。《清实录》载:“各省督抚衙门事繁,非一手一足所能办,势必延请幕宾相助。”据《清稗类钞》载,就连雍正皇帝,也曾以丰厚的礼金,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托人暗聘自己中意的师爷。

如此庞大的市场需求,自然会推动幕宾行业的空前发展,那些怀才不遇或科举落第的才士学人,也就不愁没有用武之地了,徐渭不正是这些落榜书生的代表吗?“名幕”汪辉祖在《佐治药言》中所说:“吾辈以图名未就,转而治生,惟习幕一途,与读书为近,故从事者多。”但能否说只要是个读书人,有点学识,就够格当个师爷呢?倒也未必。要成为一名好师爷,一般都需要拜师学习若干年,方能初窥门径。而且最好是熟人引荐,和座师还有点沾亲带故的关系,才能照顾你个师徒名分。至于束修之献(拜师礼),自然不在话下。贽敬的厚薄依照“情愈疏而礼愈多”的标准,讲的是个行业规则。作为“班生”,须进入“习班”,集中受训于保定、大名两地学所,东书房学刑名,西书房学钱谷。除了必学的各种教材,通读各类典籍,还须具备通晓律例、胸有经济、饶有文采、记诵敏捷之优长……”没个三五年功夫,还未必出得了师。

印象中的师爷,似乎总是学养有素、吐纳风雅。他们一袭青衫,谈笑则四座风生,举手则一枰星落,“经事还谙事,阅人如阅川”。实际上他们劳形于幕府,所从事的,终究是个替人做嫁衣的营生。大多数师爷终身布衣,穷愁潦倒,比如这行当的一代宗师徐渭,最终只落得破席裹身、孤苦而终。用前人所谓“缥缈孤鸿影”来形容他们风雨中远去的背影,想必还算是较为贴切的吧。

编辑:荷清

扫一扫,手机上也能看!
免责声明: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团队风采   |   广告服务   |   专业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方式   |   在线投稿

Copyright 2014-2019,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电子邮箱:2015494953@qq.com     技术支持:小波软件      晋ICP备140032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