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商城 书画人物 学术知识 艺术人生 鉴赏收藏 在线展览 艺术市场 书画机构 关于我们
展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鉴赏收藏 >> 鉴赏知识 >> 米芾消夏记

米芾消夏记

2020/6/8 10:12:41 | 作者: | 来源: 美术报

酷暑难耐,于今人是,于古人更如是。对东晋大书家王羲之来说,炎炎暑气或许最让他烦扰,无论是待客还是自处,都有些“力不具”的疲惫之感,因此他留下了《今日甚热帖》《徂暑帖》;而很会品味韭花之美的唐代书家杨凝式,还调配了清凉解暑的“酥密水”赠予僧人朋友,希望能够为他一洗暑热的烦躁(见《夏热帖》)……这些关于夏日的点滴,让人在赏玩书法的同时,亦随墨迹遥想彼时,仿佛窥探般带有了点小小确幸,不禁增添了一番乐趣。

在诸多书家中,米芾或许是最与夏日结缘的一位。这个拜石、洁癖的人儿在夏季也有着“行状癫狂”的记录:居京保康门内,出则戴高檐帽,撤轿顶而坐,招摇过市,晁说之喻为鬼章。有人说这是他佯装出来的疯相用以躲避政治迫害,也有人说这是好事者杜撰出来的花边新闻。无论如何,在至今遗存的诸多米芾墨迹中,我们仍然可以挖掘到不少夏日米芾的蛛丝马迹。

暑热·逃之夭夭

若谈起米芾和夏天的关系,最为人所熟知的大概就是《逃暑帖》了。此帖作于宋绍圣二年(1095)的夏日,因一个“逃”字用得生动,情貌并举,遂常常为人提及。

【北宋】米芾 逃暑帖

米芾时年45岁,在润州居住。一年前,他因夏税的问题与地方长官产生矛盾,一气之下,便主动请命到嵩山中岳庙(河南登封)担任庙监。正是这一闲差给了他得以自在的机会。避暑山中,青翠葱郁的景色隔绝暑气,清凉安逸,他落笔写道:“……一热恼中而获逃。”逃离酷暑,逃离官场是非,也是想要逃离自己内心的烦闷罢了。

米芾当然并不是总这样“丧气”的。三年前的初夏(元祐七年,1092年),刚赴雍州任的米芾意气风发。第一次担任地方父母官,他迫不及待地写信告诉汴京的朋友,并作诗回忆起共同度过的欢乐情景:“竹前槐后午阴繁,壶领华胥屡往还。雅兴欲为十客具,人和端使一身闲。”这样的畅意得志,与接踵而至的繁冗政务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夏日·工作与仕途

夏天的工作往往要面临更大的挑战,对米芾而言,人困乏疲倦倒还是次要的,自然环境的严酷和朝中同僚的暗箭才是他真正的威胁。


【北宋】米芾 诏使帖(局部)

《诏使帖》作于元祐九年(绍圣元年,1094年),记录了时任雍丘县令的米芾为了夏税问题,与长平官争执、诉讼于朝廷的故事。元祐八年(1093年)夏秋,京畿、淮南及河北等地大水,哀鸿遍野,而雍丘县也遭遇了虫害。然而米芾当年仍以“岁丰”上报,不知是真如其所言抑或有所粉饰,无论如何,他起码是没有预判到夏税的沉重依旧,这为当地百姓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催促交税的诏书、官吏接二连三,“诏使未尝到而郡县已不胜扰矣”。他不禁慨而上书,质问道:“此岂朝廷德意?民之利病,州县利害,恬不恤,而点检钱物簿书,是何用事?”为民请命之拳拳赤诚可见一斑。

《宝晋英光集》卷三中收录有米芾所作的《催租》诗,当中也陈述了此事“一司日日下赈济,一司旦旦催租税”,提到“敝邑以身当夏税之责不令受赈时催”,更云:“救民无术告朝廷,监庙东归早相乞”,结合《乐兄帖》中“此帖即告朝廷之实也”,坐实了米芾与上司因税租问题上告于朝、自乞监庙的情况。

这令他灰心失意,也就有了前文《逃暑帖》的铺垫。他在同年所作的《拜中岳命作》中也暗讽朝中龙蛇鼠雀众俱,即使自身想要有所为,却也困难非常,只得以“图书老此生”——卸任雍州,转去润州任监庙,权当给自己放归山林了。

三年监庙任满,随后赴涟水军使任。谁曾想,这一上任便又遇了事。又是夏天,邻邑来书谴责,说自己境内遭遇“海蝗之灾”(即自海州飞来的蝗虫虫害)与米芾脱不了干系。海州在涟水北邻,邻邑官员认为正是米芾把所辖境内的蝗虫赶到了自己的土地上,从而造成了蝗虫泛滥的结果。

这本是无稽之谈,虫害是天灾,又岂是人力可以赶来赶去的。宋代周紫芝《竹坡诗话》载此事,提到米芾见状随即取公牒作一绝句,并差人送还邻邑官员,讥讽道:“若是敝邑遣去,却烦贵县发来。”如果觉得是我遣去的虫害,您就再给我打发回来便是!“发来”“遣去”,仿佛如今快递包裹,幽默机智的对答成为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元人所辑《湖海新闻夷坚志》也对此事有所收录,只是诗文内容不同,可见流传之广。

当然,这不乏有杜撰的成分在,但米芾因海蝗虫害而遭到他人诟病之事不假。在他留下的书迹中,就有因此事而自辩于楚州长官的《捕蝗帖》。其中他自述道:“弊邑上赖德芘(庇),幸无蝗生,而雨沾足,必遂小丰……闻海境去弊境百里已(以)上,曾有些小,今已静尽,亦恐民讹,不足信也。”

这段话首先解释了自己这里并没有蝗虫的祸害,即使曾经有些小的虫害发生,现在都已消灭,那些传言说涟水有虫害的谣言都不值得一信。随后,又在文末提到“鲁君素谤芾者与薛至亲,一体加毁”,即是说他遭到鲁姓官员的指摘,而“素谤”则说明二人结怨已久。文中提到的“薛至亲”或许是指薛绍彭,鲁姓官员将米芾与薛一同加以诋毁,有政治站队、党派争斗的意味。

官场如战场,在米芾所处的宋代时局,更是风云变幻,即便是小官小吏,也不得不慎之又慎。然而,有一个人的存在,使米芾不顾官场险恶都要以心结交。那人即是东坡居士,北宋文学家、书画家苏轼。

苏米之交·夏天最后的会面

米芾与苏轼结识于元丰五年(1082),这一年苏轼45岁,米芾32岁。彼时,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黄州,充团练副使。他的生活过得很苦闷,在朝廷下达的判决中,他不仅无法擅离该地区,并且无权签署公文。虚职窘境,寂寞无助。而正处壮年的米芾不畏牵连,路过黄州时,执意要去拜访苏轼。

米芾《画史》中载:“吾自湖南从事过黄州,初见公(苏轼)酒酣曰:‘君贴此纸壁上。’观音纸也,即起作两竹枝、一枯树、一怪石见与。”可见二人虽然年纪相差了十余岁,但十分投缘。苏轼赞米芾为“风樯阵马,沉着痛快,当与钟王并行,非但不愧而已”;米芾则因为苏轼的关系,转变眼光,“承其余论,始专学晋人”。


【北宋】米芾 紫金研帖

在苏轼面前,米芾从未敢轻慢。苏轼曾过润州作水陆法会,时在润州的米芾因足疮不能前往,特作诗文以寄(《东坡居士作水陆于金山,相招。足疮,不能往,作此以寄之》)。又一次,苏轼赴英州,米芾在雍丘县令任上,他专门派使者去迎接,更不顾自己身体抱恙(时患痢疾),仍坚持扶病相见。恭敬深笃,可见一斑。欣赏和尊重是相互的,苏轼对米芾也报以同样的诚意,曾道“恨二十年知元章不尽”之语。

建中靖国元年(1101)夏,年过六旬的苏轼终于历经磨难,从海南北归。路过真州,他特意看望时任发运司的米芾,二人同游西山避暑。旅途劳顿,此时苏轼的身体已经不太好。而天气燥热,又多吃了一些冷食,患了痢疾,腹泻不止。而这也成为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

苏轼离开真州不多久便辞世。米芾伤心不已,作《苏东坡挽词五首》以悼念。虽然终其二人一生,见面次数并不甚多,但是苏轼对米芾的影响无疑是很大的。同为书家,苏轼在书学观念上带给米芾以启发,是他转学晋人的引路人。

夏季·书学收获

米芾有很多书学上的收获和反思,也都发生在夏季。

现存最早的米芾书迹是他于30岁盛夏(元丰三年,1080年)所作,记录了他在长沙观看唐代阎立本所绘《步辇图》的事情。寥寥十九字,仅简单交代了于何时何地观看了此图,无他赘言。学书之人,通过观摩、临习前人的书迹,可以很大程度地开拓视野、提高审美,这在米芾身上也有所体现。此时的他,用笔略显稚拙,还未形成个人风格。曹宝麟在《中国书法全集·米芾》卷中考释此作时写道:“其时唐人真迹见尤未广,何论魏晋?数年之后,随至访帖,倾囊购书,而又挥写不辍,临移逼真,遂突飞猛进,非复旧观矣。”这是我们了解、佐证他少时学书情况的很好例证。 


【北宋】米芾 武帝书帖(局部)

元祐二年(1078年,时米芾38岁)的夏天,对米芾来说是不平凡的。那年七月,他与好友王涣之共同谒见检校太师李玮,在其天源河旁府邸里观摩藏品。李氏拿出自己所藏的晋贤十四帖,请米芾审定高下。米芾惊诧于其所藏之丰,为其题“李氏法书第一”。虽然他将谢安《八月五日帖》定为第一,然而久久萦绕在心头的却是其中的晋武帝书法。围绕此事而作的还有《好事家帖》和《武帝书帖》,都是心手追摹、念念不忘之情的表达。可以说,晋武帝《大水帖》给壮年米芾以巨大震撼,更带给他诸多思考。

【北宋】米芾 李太师帖

《好事家帖》是米芾自李宅归后,回想追摹、并将心得分享给另一位不能同赏的友人而作的书信。当中写道:“好事家所收帖,有若篆籀者,回视二王,顿有尘意,晋武帝帖是也。”所指是武帝帖有篆籀的味道,自然超凡,反衬得“二王”也都有了俗意。又言:“退之云:‘羲之俗书趁姿媚。’此公不独为石鼓发,想亦见此等物耳。”说的便是韩愈见石鼓有感,顿觉王羲之书法俗媚的典故。此一转变,米芾由唐入晋,追求晋武帝等代表的平淡天真、高格雅趣。他暗记揣摩,“归则追写数十幅”,当真痴迷如此。

《武帝书帖》则更加直白地表达了米芾的倾慕之情,他捎带手还嘲讽了一波唐人书法:“吁,岂临学所能,欲令人弃笔研也。古人得此等书临学,安得不臻妙境?独守唐人笔札,意格尫弱,岂有胜理。其气象有若太古之人,自然浮野之质,张长史、怀素岂能臻其藩离?”他将晋人书法推到了至高的地位。帖中还提到“昔眉阳公跋赵叔平家古帖得之矣”,拈苏轼(眉阳公)为例,也应和了上文提及的求教于子瞻。

夏·归葬

大观二年(1108),米芾卒于淮阳军任上,年五十八。相传,在他去世前一个月,作书别亲友,尽焚所好之书画奇物,造香楠棺饮食坐卧书判其中。前七日,不茹荤,更衣沐浴,临死作偈,合掌而逝,颇有些传奇色彩。

总结看来,夏天的米芾有失意也有得意,有收获也有苦恼,有与友人相聚畅快郊游的欢乐,也有独处静坐漫漫思绪的夏夜。越年六月,初夏时节,米芾归葬于丹徒县西南长山下,米芾的一生结束了,而他与夏日的缘分至此也结束了。

编辑:荷清

扫一扫,手机上也能看!
免责声明: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团队风采   |   广告服务   |   专业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方式   |   在线投稿

Copyright 2014-2019,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电子邮箱:2015494953@qq.com     技术支持:小波软件      晋ICP备140032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