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商城 书画人物 学术知识 艺术人生 鉴赏收藏 在线展览 艺术市场 书画机构 关于我们
展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艺术人生 >> 名家轶事 >> 石开:书家写似某名家并具有传统精神的,可以说是三流书家

石开:书家写似某名家并具有传统精神的,可以说是三流书家

2019/6/18 12:16:19 | 作者: | 来源: 微风拂面

一位书家写似某名家并具有传统精神的,

可以说是三流书家。

写有自己,但有某名家影子的,

同时具有传统精神的,

有可能是二流书家。

写出自我而没有他人影子的,同时具有传统精神的,

有可能是一流书家。 

                                             ——石开                         


我,三十岁以前做艺术是兴趣,三十岁以后做艺术是功利,这也是没有办法。

早在二十年前,拙艺有离经叛道的苗头,但很快就自我感觉归入“主流”了。我现在的书法和篆刻,在前卫的艺术家眼里显然属于太保守,在传统派眼中又有点性格,两边不讨好,但我坚持走中间路线。

艺术家都有偏见,他们说的我不在意,我在意广大欣赏者的评价和感觉。

有人说,从外表看,我让人觉得很“远”,这正如古人评价欧阳询是“深山至人”,而实际上熟悉我的人感觉我其实是个挺幽默的人,比如听我谈话,看我的印章,印文也很有意思,如“长发哥哥”“山深野合无人晓”等等。说实话,在我平日表情肃穆之下,其实心情是很放松的,心理也是平衡的时候多。

写字的只写字,画画的都只画画,我不这样看。

做艺术的不能搞纯分工,这不是科技。一个书画家不懂文学是不可思议的,艺术家要多方面发展。

很多事没有想象的那么难,比如写格律诗,找个高明的老师,很容易上手,要做精比较难,但不是难于上青天的。现在做艺术的要多方面提高自己,和科技可能不一样,以科技来规范艺术分工是一种推托。

当代人不够用功,当然看电视、报纸,交通拥堵占去很多时间,形成很大的干扰和压力。但过去从和平里附近到颐和园要两天时间,读书人在驴车上还要静下心读读诗词什么的。



每个时代都有聪明的人,只要用功都应该做得很好。

说到用功,我觉得艺术一定要自己非常着魔才行,要在缺少资料的时候自己走出来。古今中外伟大的艺术家一般都生在荒郊僻壤,大城市里的人从小各种东西都见得多了,就很难形成强烈的求知欲,好奇心比较缺乏。

我们这个时代出了很多的艺术家,现在很容易被同化,往往要解决如何与别人异化的问题。

学书法的除了要有很强的好奇心,还要非常非常细心,要看到寻常人看不到的地方,我学的杂,不像有的人说的一本帖要连续学个好几年,我用功的地方大概不太容易看出来。

我学《书谱》用功算比较久的,天天写写了三个月。《毛公鼎》这些写得比较多。我临帖能够比较快的学像,这得益于小时候五、六岁到二、三年级对颜体的练习。"童子功"很有用的,五六岁拿毛笔最好,哪怕只是抓起来画一画。

中国文化讲求传承,于是很多人都以得到某方面的传承为满足,其实传承有三个层面,一精神、二形式、三形象。

高级的传承应该是抽象的精神,比如意境、蕴涵之类。

其次是形式,形式是一种构成模式,靠强化生成,它对视觉有冲击作用。

最后是形象,形象讲究原形象,一万个模仿卓别林的都不如一个真的卓别林。在艺术领域,原创很重要,传统的精神也很重要。

书法的评价系统里有这么一条不成文的说法也是我个人的想法:一位书家写似某名家并具有传统精神的,可以说是三流书家。

写有自己,但有某名家影子的,同时具有传统精神的,有可能是二流书家。

写出自我而没有他人影子的,同时具有传统精神的,有可能是一流书家。

书法作品作为供赏读的艺术品,有价值是必然的。其高低与社会经济有关系,我作为制造者很多时候觉得贵是从制造者的角度说的。如果考虑到这个作者是日后的一流人物,那贵也是有道理的。

如果这个作者只是将来的三四流人物,那贵就有抢钱的味道了。我是个书法的职业者,从来没有扮演,也没有意识到做旁观者的。也许我对书坛比较爱憎分明,敢于发表评论意见使然吧。

我年轻的时候,个人的理想抱负是跟党和国家的理想走的。属于个人的空间几乎没有。我之所以走上书画艺术的学习之路,是没有选择的选择。理想是要靠途径来实现的,只靠热情和美好的描绘,那是梦想。如果将梦想作为追求的目标,那就好玩了。



做艺术是要有理想和追求的。

我是个微观主义者,因此我的理想和追求都只近不远,比较具体。比如书法篆刻,我只追求四个字:清、奇、古、厚。

清是我人生的基本理念,因此也希望手下的东西以清气为主调。

奇是我气质、性情的东西,与生俱来,从思维、爱好、表达,好像都离不开这个字。所以也将它纳入主旋律。

古是审美的个人喜好,也是简单、朴素的代名词,它是我进入老年的一种综合心境,虽然与时有乖,但不无真实与虚幻的交织。

厚是我原先欠缺的东西,近十年来,对之日益感触、日益神往。

前阵子媒体上将“丑书”炒得沸沸扬扬,有人也把我拉入到里面去。对此我只能说谢谢他们抬举。前面说了书法是以表达个人精神世界为目的的。

其境界本来不是取悦于人的。“二王”时期,互以信札相示,虽有取悦之意,但主要是显摆。这里的主体是作者,欣赏者是被动的。

曾几何时,书法有了要为人服务的任务。这下“为人”的一方来劲了,客体成了主体,是丑是美由他说了算。当事情颠倒了就说不清了。乾隆皇帝将书置于画之上,正因书是有尊严的,画是迎合人的,特别是帝王养了画手之后。

书法历来以人为尊,它是让人去理解的,不是取媚对方的。当然这些认识有些陈旧,我觉得书家还是应该我行我素,不贱人也不自贱!



石开,1951年生于福建福州,原姓刘,别名吉舟,从事艺术职业后改名石开。青少年师从陈子奋、谢义耕、何敦仁等先生学习书法、篆刻、绘画、诗文。1998年迁居北京,为职业篆刻书法家,沧浪书社成员。历任福建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委员、中国书法进修学院教授。

编辑:荷清

扫一扫,手机上也能看!
免责声明: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团队风采   |   广告服务   |   专业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方式   |   在线投稿

Copyright 2014-2019,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电子邮箱:2015494953@qq.com     技术支持:小波软件      晋ICP备1400326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