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商城 书画人物 学术知识 艺术人生 鉴赏收藏 在线展览 艺术市场 书画机构 关于我们
展开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艺术人生 >> 名家轶事 >> 陈安健的艺考之路:从当考生到教考生

陈安健的艺考之路:从当考生到教考生

2019/4/10 9:03:55 | 作者:江凌 王娅蕾 周璐 | 来源: 美术报

 


陈安健 速写-80年于昭觉 14×19.5cm 1980年

陈安健,1959年生于重庆,毕业于国内知名的四川美院油画系77、78级,同学中名家不知凡几,但他并未将眼光放在轰轰烈烈的当代浪潮中,而是守着川美校门不远处的一家地道的重庆老茶馆“交通茶馆”默默观察和揣摩这里的茶客、茶馆、茶生活,将《茶馆》系列主题画了近20年,从未中断。艺术评论家王林称陈安健是四川美院七七级的“老哥萨克”,他一直安心于自己的生活状态稳健地画画、勤勤恳恳地教学生,培养了一批又一批艺术毕业生。他平时的处世为人,给人印象是宽厚、质朴,与世无争。也会不时参加展览,也会为自己画作得到专业圈认可而兴奋,但陈安健并不特别在乎名利,他是那种十年磨一剑甚至一生磨一剑的人。

1977年,18岁的陈安健幸运地赶上了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列班车。那时,姨妈陶世智在四川美院工作,她知道陈安健从上小学起就在画画,机会来了就喊他去考。陈安健就读的重庆十二中只有他一个人报考了四川美院,“当时街道贴了张让我去参加体检的通知,说让我去参加体检,我一看,名单上就我一个人。”在陈安健的记忆里,当时考文化课的时候,还碰到了同学翁凯旋,但他是去考川美附中,不是考大学。“考试前我看到他出来画七星岗街景的写生,画得很不错,我觉得他比我还画得好,但不知道为什么没直接考大学。”

具体的报名考试时间已经记忆模糊,只记得不冷不热,衣服穿得也不太多。报名那天,人山人海,学校在黄桷坪门口摆了个桌子,学生拿自己的作品给招生老师看一下,他觉得可以,就发给你一张准考证。陈安健当年的招生老师是国画老师赖深如,陈安健拿自己画的石膏像素描给他看,就报上了。“当时前面有个考生拿了张周恩来像,用炭精画的,其实我觉得画得很好,造型很准确,有灵气。但他不是按照学院体系的块面关系画的,没有什么笔法、线条,赖老师就说不符合报名的要求,没有报上。”陈安健回忆说,“那个考生只是苦笑了一下就算了,但后来我自己也去试了炭精粉,真的不好画,他那张画恐怕要画好几天。”

那时,因为要照顾外地过来的考生,报完名拿到准考证,没几天就考试了,没怎么备考,也没有训练班,陈安健在考之前去重庆话剧团找杜泳樵老师看了下自己的画,“他也没说画得好还是不好,就让我蒙着头去考了。”当时的考生差不多都是懵懵懂懂,除了知道考试要考素描和创作两项,其他都不知道。

当年的艺考形式和现在差不多,要自己去看是哪个考场,到了时间去考试,“我当时的考场在川美老校区教学二楼的大礼堂,那时候还能在里面放电影,现在已经拆了。”

那年考素描和创作两门,一门要考两三个小时。陈安健依稀记得创作题目好像是“为革命而学习”,创作不限形式,用什么材料都行。陈安健色彩不是很好,就没有用色彩,最后创作得了“优”,素描得了“良”。陈安健笑着回忆说:“我考试的时候很有自信,觉得‘老子画得最好’,考场上也没东瞅西瞅看别人画得怎么样,结果考进学校一看,咦,我们班的同学怎么都那么厉害!”

1982年,陈安健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毕业后,就被分配到了涪陵地区文化馆(现在叫涪陵地区艺术馆)。1986年,陈安健听说川美师范系(今美术教育系)缺老师,便找大学同寝室的程丛林帮忙问了问学校领导,便从涪陵调回了学校任教,到现在已经从事教学工作30多年了。

在涪陵工作时,陈安健偶尔抽点时间去写生,还搞点补习训练班教学生。那时已经有针对考美院的学生开设的补习班,相当于现在的艺考培训,只是规模比现在小很多,学费也便宜些,一年下来几百块钱。在陈安健的记忆中,那时的补习班里,基本上每年都有能考上美院的学生,但大多数考不上,因为当时没有扩招,考美院是很难的,复读两三年就为了考美院的也为数不少。那个时候的补习班主要是单位上办的,个人办的也有。“我当时上课的培训班是以退休委员会的名义办的,就十几个学生。” 陈安健说,“后来调回川美,我们师范系也办过培训班,给老师开的讲课费比学校工资高,几个留校的同学都去讲过课,只有张晓刚没去过,我还记得有一次他蹬个自行车过来看了一会儿,也没说来不来,但后面就再没来了。”

在美院任教多年,带过一届又一届的学生,在陈安健的眼中,现在的学生接触面广,一代更比一代强,“只是跟我们那时候相比,可能出路多了——原来都在一个孔出气,后来出气孔多了,就不当回事了。”陈安健谈到,现在的学生整体水平不差,思考性的东西更多一些,不是看谁笔上的功夫好,就看哪个点子好。如果艺考需要改进,就需要从创意方面入手。“现在一些儿童画好得让人吃惊,小朋友的创意有时你想都想不到,只是不成熟、没有形成系统而已。”陈安健说,“因为现在创意很重要,不一定要把形画得很准,但脑袋瓜要灵,要会想象。给你同样的东西,你要分解成什么?能分多少?分得越多、越好看、越有形式感,我觉得才是最好的,不一定非要把东西画得一模一样。”

编辑:mhq

扫一扫,手机上也能看!
免责声明:凡本网站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或电话通知我们,以迅速采取适当措施,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团队风采   |   广告服务   |   专业服务   |   法律声明   |   联系方式   |   在线投稿

Copyright 2014-2019,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电子邮箱:2015494953@qq.com     技术支持:小波软件      管理登陆